第127章尽入吾彀中矣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茗儿一来,局势对剩下的五个刺客就更加不利了。

    陈玄丘防御无敌,对方好不容易攒出一个大招,陈玄丘扛着石碑就冲去了。

    偏生他长得肤似美玉,俏若处子,这威猛之举与他的形象反差之大,实在令人不忍卒睹,有种亵渎佳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殷受一刀在手,横冲直撞,有了陈玄丘这个强大的肉盾做掩护,简直是毫无顾忌,任意挥洒,杀得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娜扎一条浑天绫,一只乾坤圈,都是既能远攻又能近攻,而且近战护得周密,远攻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茗儿的白虎庚金剑气更是无坚不摧,一旦发出,不但迅疾而且犀利无匹,几乎没有躲避或硬抗的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她蓄气需要时间,不能连续攻击。可是有陈玄丘、娜扎和殷受在,她被护在后边,也不怕有人会打断她蓄力。

    鱼不惑则吐着泡泡助攻,这泡泡不但能扰敌,而且一旦中招,马上就能延缓刺客的速度,尤其叫人头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五人联手,简直就是刺客们的噩梦。

    娜扎打得又郁闷又生气,你们既然是来杀人的,那就早点动手啊,谁让你们说那么多废话的。你们若一刀把陈玄丘杀了,我拍拍屁股就回陈唐关了,多省心?

    娜扎一生气,手中一条浑天绫就开始了反守为攻,一条红绫子穿梭往复,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,满场的红光闪烁。稍不注意,那红色绫光中就会现出一个银色的圈儿来,挨着死,碰着亡。

    在陈玄丘用石碑粗暴地砸死一名刺客的同时,殷受一刀横卷,把最后一名刺客也拦腰砍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九名乔装刺客,俱被杀光。

    ldo茗儿,你怎么来了?rdo陈玄丘走近谈月茗,这才逮到机会说话。

    月茗美玉似的脸颊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,迟疑了一下道:ldo哦,我helliphellip我说过今天要来探望你嘛。rdo

    陈玄丘知道她不想让一体双魂的事儿被太多人知道,就压低声音道:ldo白天不是该羲茗出现么?rdo

    月茗微微有些忸怩,道:ldo嗯,妹妹说,有些话儿helliphellip我来说更合适。rdo

    月茗有些紧张,也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她昨夜看了手札,知道妹妹今儿一早要来见陈玄丘,心中好不纠结。

    其实她已经纠结很久了,这段时间,晚上即便醒来,她不曾找过陈玄丘。

    她知道妹妹喜欢陈玄丘,自己这做姐姐的怎么能横刀夺爱,那怎么对得起妹妹?对自己的良心也无法交代啊。

    可是,越是克制,压抑的情感就越是炽烈。

    前十八年她是白天出现,不像妹妹从小就习惯了夜晚时一个人呆着,看看话本儿,找些自得其乐的小游戏,就消磨了时光。

    突然改变了生活习惯,她很寂寞。

    漫漫长夜,所有的时间都拿去想一个人,寂寞与思念,对一个怀春少女来说,怎么可能不深陷情网。

    这一切忍耐与压抑,在见到妹妹告诉她,要去向陈玄丘表明心迹,要请父亲出面撮合之后,立时化作了决堤的洪水。

    于是,月茗给羲茗在手札上提出了一个建议:女儿家应当有所矜持,有些事,是不能由她来说、由她来做的。不如换成自己替她去见陈玄丘,问明陈玄丘的心意。

    羲茗本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姐姐说的话很有道理,所以,今天她让出了对身体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ldo不好啦,杀人啦!死了好多人呐!rdo

    这厢的动静,不可避免地惊动了百姓,很多人闻声跑来,一看血腥的现场,又吓得掉头跑去。

    陈玄丘目光一闪,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个可疑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绿衣女子,现场情景把许多男人都吓得面无人色,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她也在逃开,但比起这些人,神情显得太过镇定。

    逃跑时,她还不时回头望来,那是一种观察的目光,就像山中警觉的小兽,陈玄丘很熟悉这种目光。

    那人一定是刺客的同伙!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们还没有抓到一个活口。这样的话,就算知道幕后主使是谁,也无法进行追究,暗杀还会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陈玄丘都不敢想象,如果不是鱼不惑突然跑出来一把扯断那道术所化的纸人胳膊,他和殷受在毫无防备下陷入那团墨绿色的浓雾,会是怎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殷受必然化作一滩脓血,就算是他恐怕也要身死当场。那是连钢铁都能腐蚀的毒气,陈玄丘就算肉身再强大,又怎么可能抗拒得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娜扎及时赶来,机警地发现那九个人不对劲,用浑天绫绑了一人,坏了对方的阵法,殷受此时恐怕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所以,必须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玄丘立即大声道:ldo追上那个人!rdo

    陈玄丘说罢,便率先向那翠衣少女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