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酒楼起名(1/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!!!【狂沙文学网】手机用户输入:

    要说这许文轩也是惨,跟谁结仇不好,偏偏要跟林言结下梁子。

    当然,跟林言结下梁子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但问题就在于……偏偏林言还认识了沈桥。

    这问题就大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在苏州城,林言跟着沈桥偷袭了许文轩成功之后,他仿佛就解锁了什么奇怪的技能。

    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……

    以前林言跟许文轩的矛盾,基本上都集中于嘴炮上。两人隔岸对骂,互相问候指责对方父母。

    在这个年代,骂人的技术和词汇量显然没有后世那么发达,所以骂来骂去基本上就那么几句彼其娘之等等。

    加上主场基本上都在微香院,作为一个汇聚了文人才子的地盘,林言自然就极其容易吃亏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怕是被嘲讽的多了,自己翻来覆去找不到新鲜骂人的词汇,于是等到他急眼了,林言就气势汹汹的带上家丁狗腿护卫前去找许文轩干架。

    讲不过就打服对面,这是林言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许文轩自然也不怂,同样带着家里的护卫跟林言一眼不合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年代淳朴的人民,大家都是遵循着公平公正的原则。君子之战。

    我喊了人,你也去喊人,等到大家的人到了,一字排开,然后动手,各凭本事,看谁这边的人更厉害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跟许文轩的多年交锋中,林言始终没有占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论嘴皮子,林言显然不是许文轩的对手。论人手,许文轩也未必会虚林言。

    林言有护卫,许文轩自然也有护卫。所以基本上两人每一次交锋,都以护卫们鼻青脸肿收场。

    但自从认识了沈桥之后,林言仿佛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。。

    原来打架报复人还可以不用告诉对方,还可以趁机偷袭?

    更加还可以跟对方说单打独斗,然后自己带二十几个狗腿群殴对方……

    林言悟了!

    他突然就领悟了打架的精髓。

    领悟到如何才能在跟许文轩的交锋中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自己都要打对方了,那还管什么面子?

    哪还管他许文轩会不会骂自己无耻不要脸?

    打就完事了啊?!

    于是乎,真要不是守卫士兵拦的快,林言指不定那二十几个狗腿就能把许文轩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对于没能打死许文轩,林言对此有些庆幸,也略表遗憾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许文轩没死,否则的话林言肯定吃不了兜着走。林家在苏州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,许文轩死了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,即便是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他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许文轩没死,这个犯人的家伙还会出现在自己眼前,这就让林言不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许文轩没死,但这一次也去掉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许文轩可能怎么都没想到,那个多年来一直都很憨厚,蠢里蠢气的林言会突然给他来这么一出险的招数。

    大家说好了单打独斗,你他娘的竟然带人……你还是个人吗?

    天知道躺在上的许文轩会怎么祝林言不孕不育,子孙满堂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听大夫说,许文轩多半是要在上待那么十天半个月。即便能下,这次估计也会留下点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所以,林言对这次事的结果基本上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唯一不满意的可能就是对牢房里的狱卒业务能力产生了质疑和不满,怎么能随便让他爹这种无关人闯入牢房呢……

    要是没有挨上这么一顿打,林言的心自然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但是被他爹这么一顿抽,林言就直接把这个仇记在了许文轩的头上……毕竟他总不能去抽他爹。

    他不敢。

    “沈兄,咱们酒楼快好了。到时候开业,一定要狠狠的打击一下醉仙楼的威风,最好能将醉仙楼的顾客抢光,气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林言跟许文轩之间的恩怨,可以从诗词到家庭背景再到个人能力。

    反正这么多年来,两人在任何方面领域都是在明争暗斗。而林言每每吃亏也是两人多次斗殴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这次占了大便宜,但林言没忘记继续从别处打压许文轩。

    例如就对许文轩家的醉仙楼下手。

    要是能把醉仙楼的顾客抢了,多半能气的许文轩直接从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。醉仙楼在苏州扎根多年,早就积累了极大的人脉。加上许家撑腰,想要抢他们的客户,不容易。”沈桥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点沈桥很清楚,想要从醉仙楼手里抢客户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林言瞪大眼睛,他可是要等着这一次开酒楼打许文轩的脸,瞬间证明给他爹看,自己也能有出息的。

    他为了这个计划可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老本啊!

    那可是他为了迎娶柳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