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二章人死债消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柳明志跟在魏永后面走进了民院之中,一进入院子里面柳明志更加的惊愕院子里面的简朴程度。

    可谓是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了。

    一张石桌,四个石凳,一旁的围墙边架着一圈篱笆,篱笆中饲养者几只鸡鸭这些家禽。

    篱笆旁边一口不大不小的水井,水井旁边是一片开垦出来的小菜地,菜地里面堆满了厚厚的积雪,柳大少并不清楚里面种的是什么菜品,来年开春会长出什么东西来

    院落中的环境虽然比不上陶渊明诗中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的那种豁达自然,但是也与魏永一个退下来的宰辅应有生活程度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老姜这种户部尚书致仕之后都能购置一座府邸颐养天年,何况是魏永这位当朝宰辅了。

    从魏永方才亲自开门的行径来看,魏永甚至连下人都没有豢养一个来服侍自己,应该是所有的事情全都亲自亲为,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魏永如此的生活,实在大大的超乎了柳明志的预料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完全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个在朝堂之上跟右相童三思平分秋色,呼风唤雨的当朝左相吗?

    “并肩王,请坐,老朽去沏壶茶水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魏永去一旁的火炉旁神色自然的沏着茶水,柳明志也抽空打量起来魏永房中的布置。

    虽然简朴,但是胜在干净,干净到令人心境不由自主的祥和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达到一尘不染的地步,但是每一样布置看的让人极为舒心,给人一种感觉,这些东西就应该放在这里,放在别的地方会破坏房中的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简单的床榻上面放着整理完整的厚棉被,床头摆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衣柜,与床榻照应,恰大好处。

    左侧摆着一张书桌,书桌后面一个大的出奇的书架,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。

    整个房子之中最多的应该就是书了。

    柳明志再一次被震惊了,魏永的生活未免有些太

    “并肩王,粗茶淡水一杯,还望不要嫌弃!”

    “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能让当朝宰辅沏茶,再普通的茶水也不普通了。”

    魏永轻笑两声,吹了吹手中的茶水:“往事了,现在没有什么宰辅,只有一个乡野小民而已。茶水就是普通的茶水而已,没有并肩王说的那么神奇,老朽再厉害,这普普通通的龙井也沏不出金山云雾的味道来。”

    柳明志拨动着茶盖,浅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,只能用一个苦字形容,虽然苦后略微回甘,但是柳大少还是喝不惯这种茶水。

    将茶水捧在手里权当取暖之物,柳明志目光复杂的望着对面品尝着茶水一脸享受的魏永。

    “魏相的生活当真是豁达自然,若非本王亲眼所见,谁敢相信眼前的老人会是当初权倾朝野的左相魏大人。”

    魏永静静地望着柳明志,露出了一抹自嘲的意味:“进则指点江山,退则苟延残喘。人生际遇无常,让人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恰恰就是这令人摸不着真切的际遇无常才是人生啊,一切明了,活着还有什么滋味,都说难得糊涂糊涂自有糊涂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上天似乎不太愿意让老朽稀里糊涂的过完剩下的余生,王爷的到来,看来老天是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会给老朽了。”

    魏永话语中的意思柳明志都不用多想就知道他想表达些什么,不外乎他与三叔凌道明昔日的陈年旧怨。

    柳明志目光逐渐变得沉静,紧紧地盯着对面的魏永。

    “看来魏相是知道本王的来意了,既然如此,本王很好奇你就一点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魏永露出了一丝豁达的笑意,伸手示意了一下柳大少手中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王爷,请喝茶,答案就在茶中。”

    柳明志一怔,低头看了一会手中的茶杯,抬头望着对面的魏永,他实在搞不懂魏永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明知是仇家来访,竟然还能如此的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是魏永真的已经到了看开一切的无为境界,还是魏永别有打算?

    从自己见到魏永的那一刻,柳明志就感觉自己的心境彻底乱了,乱到差点忘了自己所来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将信将疑的端起手中的茶杯,柳明志将杯中的茶水一口喝下大半。

    苦!

    还是苦!

    柳明志噙着茶水微微闭上眼眸缓缓地品尝了起来,感受着味蕾上逐渐回甘的茶水,柳明志缓缓的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初入口中的苦涩滋味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一种清香跟甘甜滋味。

    柳明志若有所思的舔了舔嘴角,将杯中剩余的茶水一口饮尽再次品尝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明志不可思议的望着手中的茶杯,从最初的不习惯,自己隐隐约约的竟然喜欢上了这种茶水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“好茶,烦劳续杯。”

    魏永起身,提起火炉上的茶壶动作脱俗的给柳大少续了一杯茶水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